网站首页  >  今日要闻

“初饮”2批次酸奶饮品蛋白质不足,打“酸奶”擦边球被指误导

2020-12-10 来源:新京报  作者:admin  

北京市市场监管局日前通报16批次不合格食品,标称山东初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2批次“初饮”酸奶饮品,因蛋白质含量低于标准值而被通报。12月9日,对于不合格原因,初饮公司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山东初饮公司以玻璃奶瓶造型的“我还是个宝宝”为主打产品,但在官网和官方微信商城,初饮公司直接称该产品为“酸奶”,实为乳饮料,并宣称可“有效调理肠胃”“抗氧化”,售价与市售真正的酸奶产品价格相当。对此,业内人士质疑其从产品名称到定价都在打“酸奶”擦边球,涉嫌误导消费者。

蛋白质含量初检复检均不合格

抽检公告显示,标称山东初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初饮公司”)生产、北京多乐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的“初饮”原味酸奶饮品(280ml/瓶,2019-12-16),蛋白质检出值为0.9g/100g,而标准值为≥1g/100g。

另一批次标称山东初饮公司生产、北京御膳天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初饮”草莓味酸奶饮品(280ml/瓶,2019-01-12),蛋白质检出值为0.93g/100g,同样低于标准值。

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表示,蛋白质是蛋白饮料的一个质量指标。《含乳饮料》(GB/T 21732-2008)规定,发酵型含乳饮料中蛋白质含量应≥1.0 g/100g。公开信息显示,造成乳饮料中蛋白质不合格的原因可能是厂家为了降低成本,原料把关不严,加入鲜乳或乳粉量不足。

针对上述两次检测结果,山东初饮公司均提出异议并申请复检,经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复检后,维持初检结论。

事实上,这并非山东初饮公司首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市场监管局2019年11月发布的处罚决定显示,山东初饮公司生产的1批次“小茉莉高钙酸奶饮品”钙项目不合格,构成食品标签不符合规定的行为,被依法没收违法所得180元,并处罚款5700元。

另据山东省烟台市市场监管局网站发布的《10起食品类案件主动曝光》,2020年6月,莱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接国家食品安全抽样检验系统不合格报告,对山东初饮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当事人对涉案批次产品提出复检申请,检验结论仍为不合格。依据规定,莱山区市场监管局对其给予没收违法所得1400元、罚款9800元的行政处罚。

自称“酸奶”实为饮料

天眼查及官网信息显示,山东初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总投资1亿元。初饮定位为“年轻人自己的饮料潮牌”,目前旗下拥有8大主力品牌系列、超过40个单品,截至2019年,在全国拥有1700多家经销商、近100万个零售终端。

今年9月,山东初饮公司股东发起人由李金晓、孙振涛变更为上海水实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后者持有春田花花牧业(烟台)有限公司100%股权,并由HELLO JOING(HK)LIMITED实控。

在官方网站,初饮所列的产品主要包括果汁系列、酸奶系列、茶饮系列。酸奶系列主要包含“我还是个宝宝”“初饮云”“小茉莉”,其中以玻璃奶瓶造型的“我还是个宝宝”最为消费者熟悉,也是其官方网店目前销售最好的一款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初饮公司展示的上述3款所谓“酸奶”,实则均是“酸奶饮品”,即乳饮料。而在微信商城,初饮公司在“我还是个宝宝”系列产品关键词上直接称为“奶嘴式儿童常温酸奶”。

从国标定义和营养含量标准来看,酸奶和乳饮料有着实质区别。国标《发酵乳》(B19302—2010)规定,酸乳是指以生牛(羊)乳或乳粉为原料,经杀菌、接种嗜热链球菌和保加利亚乳杆菌发酵制成的产品,产品中蛋白质含量不得低于2.9g/100g。即便是添加了其他原料的风味酸乳,也应含有80%以上的生牛(羊)乳或乳粉,蛋白质含量不得少于2.3g/100g。

相比之下,含乳饮料也称乳饮料、乳饮品,是指以乳或乳制品为原料,加入水及适量辅料经配制或发酵而成的饮料制品。与酸奶相比,乳饮料蛋白质含量较低,国标《含乳饮料》规定,配制型含乳饮料、发酵型含乳饮料中的蛋白质含量不低于1g/100g,乳酸菌饮料的蛋白质含量不低于0.7g/100g。

包装信息显示,“我还是个宝宝”初饮原味酸奶饮品(280ml)的产品类型为“发酵型含乳饮料(杀菌型)”,配料表顺序依次为水、发酵乳(全脂乳粉、脱脂乳粉、保加利亚乳杆菌、嗜热链球菌)、白砂糖、食品添加剂等。

市场监管总局曾发文提示,配料表通常按加入量递减顺序列出使用的食品原料和食品添加剂,只有加入量不超过2%的配料可不按递减顺序排列。这款酸奶饮品的主要成分为水,并非乳。

尽管身为乳饮料,但初饮产品售价并不算低。官方旗舰店显示,其280ml×5瓶规格的“我还是个宝宝”原味酸奶饮品售价为62元,折合成单价为12.4元/瓶,与市面上的高端酸奶售价相当。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初饮乳饮料从名称到定价都在打“酸奶”的擦边球,利用信息不对称误导消费者。

对于业界质疑,12月9日,山东初饮公司总经理孙振涛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标注酸奶饮品“是国家允许的”。

营养宣称有待证实

在微信商城,初饮公司宣称,“我还是个宝宝”酸奶饮品采用新西兰进口奶源生物发酵技术,“有效调理肠胃,营养丰富,抗氧化,强化体内微量元素”,适饮人群包括儿童、少年、忙碌上班族、中老年人。

营养成分表显示,该产品蛋白质含量为2.8克,乍一看与市面上常见的风味酸乳的单位蛋白质含量相当,但仔细辨别可以发现,其蛋白质含量单位为“每份”,即280ml,而其标示的单位蛋白质含量仅为1g/100g,是名副其实的含乳饮料。消费者每饮完一瓶该产品,将摄入25.2克碳水化合物,但蛋白质仅获取了2.8克。

美国普渡大学食品安全博士云无心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含乳饮料能提供一些营养成分,但仅是饮料,不会因为“含乳”变得更有营养。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主任钟凯也在今年6月举行的儿童健康研讨会上建议,家长给孩子挑选乳制品时注意甄别乳饮料,同时注意产品中的含糖量。

作为一款灭菌型常温乳饮料,初饮“我还是个宝宝”是否具有其宣称的“有效调理肠胃功能”?

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教授陈晓红此前在江苏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江苏省市场监管局主办的《“食”话实说》栏目中表示,目前达成共识的“益生菌的功效发挥应以活菌为先决条件”,没有活菌的产品其“益生”作用有待进一步科学论证。

乳饮市场竞争激烈

今年10月,山东初饮公司参加了济南糖酒会,并在官方微信发文称其产品“超过2000家经销商都在热卖,利润超过40%的当季爆品,错过等一年”。

朱丹蓬表示,以初饮280ml“我还是个宝宝”产品为例,目前市场上同规格的乳饮料售价普遍在6元左右,即便奶瓶包装成本较塑料成本高,但预计成本也就增加1元左右。初饮之所以有超过12元的高定价,目的是给经销商、渠道商较大的利润空间,进而更有意愿销售其产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尽管山东初饮公司目前推出了果汁、乳饮料、茶饮等多个产品系列,但乳饮料依旧是其重点,这也意味着初饮产品可能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咨询机构欧睿国际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常温乳酸菌饮品市场规模为148.8亿元,低温乳酸菌饮品规模已达到216亿元。作为完全竞争市场,含乳饮料尤其常温乳酸菌饮品近年快速增长,且行业利润率较高,吸引更多企业和品牌加入竞争。

自2014年起,以优乐多、小样、小洋人为代表的一二线品牌进入常温乳酸菌饮品市场,在低温市场表现较为成功的伊利、光明也加入常温“赛道”。至2016年,常温乳酸菌饮品品牌已达到100个左右。2017年以后,在高利润吸引下,部分经销商通过代工方式经营自有品牌,小工厂也相继加入,品牌数量进一步增长。

朱丹蓬表示,奶瓶包装特色的乳饮料早在5年前就已出现,目前在三到五线市场销售较多。在山东、河北、河南等地,有很多小型生产厂家,通常利用统一配料注册多个不同包装、品牌的产品,以占领不同渠道和市场销售。

针对抽检不合格、公司市场战略等问题,山东初饮公司总经理孙振涛表示将转给相关负责人给予答复,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免责声明:
1、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食品工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